鏄熶箣樽碘櫄

背景来自老妹
(我说我想公开处刑她你们信吗)
(开玩笑的)
【被发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有事QQ联系
或者梦里

是自设
很不要脸地给自己Duang了很多特效闪光✨

给tag除除草
比例有点崩,但我不要面子啊

突然诈尸x1
画了木熏
手残画不出她万分之一的可爱

总有一天,我会给我的女儿们构思一篇完整的世界观小说
总有一天,她们会生动形象地出现在我的画笔下
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前提是我不能痴人说梦

极限摸鱼60分【???】

瞎涂色真开心

画的是生物拟人【???】

名字叫AC吧【animal and cell】
↑↑↑↑我真有文化【不存在的】

论数学小姐人设崩了怎么办


1.
数学,在正常人眼中都是呆板乏味的学科,可这小秦家的数学不是。我们那喜欢一脸正经严肃的数学小姐其实内心有着一个丰富不可思议的世界。






2.
数学的日常生活就是上课时静静站在课桌角落,看着想睡却碍于老师就在眼前不能睡的小秦强睁着眼。她跟爱吃醋的语文小姐不同,数学喜欢一个人默默等着小秦来找她。可能在数学心中,在微风吹拂下微微飘动的长发美人是最有魅力的。





语文对此感到十二分的不屑并表示你这个枯燥乏味的学科活该你现在还单身。



呵,语文。好像说的你不是单身似的,



3.
相比起语文和数学,英语更像一个羞涩的邻家小妹,她跟数学一样不会主动去找小秦。不是不喜欢主动找人,而是不敢与语文和化学争作业和复习时间。她喜欢裹紧自己的披肩静静坐在英语书的一角默默看着奋笔疾书的小秦,对于英语来说这是最好处理方式。不用争时间,不用和学科们吵架,坐在角落安安静静地陪在小秦身边,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吗?





4.
刚开始数学并不在意英语,她的关注点只有小秦写完作业没。她最喜欢蹦到小秦手旁看着小秦流畅的线条,这让她感到很舒服。记得那次小秦的老师布置了超级多的数学作业,多到什么程度呢,是多到数学自己都看不下去的程度。让一个学渣一晚做三张数学卷这就很难为人了吧,更何况其他学科如果知道我一个数学就让小秦花这么多时间的话那不得打死我呀。


就在数学皱着眉想着怎么帮小秦减负时,她感到自己的衣角被轻轻拉了一下,她猛地回头,只见英语半低着头,刘海稍稍遮住了眼睛。她双手后半,用右脚尖轻轻地在地上画圈圈,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个,嗯,数学姐姐。能不能,分一点点时间给我呢…虽然小秦的英语不是很好啦,不过也还是要写作业的啊。”



我擦这声音,这羞涩又略带甜美的声音,这软妹子的典型求人动作,小可爱你谁?数学脸上写满了震惊俩字。


咱们学科家族还有这么可爱的妹子的吗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英语见数学不讲话,而是一直在盯着自己微
红的脸,她慌忙摆摆手说:“那个如果姐姐不愿意那就算了啊不用给我了,毕竟我英语也从来没有被重视嘛……”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两个字声音轻到只有她自己能听得见。





“啊我不是我没有,”数学也慌了阵脚,妈呀这妹子那么可爱这么能不给时间呢!拿去,都拿去,给我使劲做英语,今晚你小秦就甭想做其他学科的作业了。




呵,语文。你就跟化学吵一辈子吧!姐要去追求属于我自己的小可爱了。



5.
小秦心里委屈,但小秦不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





呵呵呵,你们这帮学科就继续闹腾吧,我去找手机君玩去了。

我流拟人家族之语文小姐是个傲娇的醋坛子

1.

这次我要讲的主人公叫小秦,是一个孤独内向的女孩。典型学渣一位,在学校被人嘲笑,养成了自卑的心理。别误会,我们并不是要将她的陈年老事翻出来一件件抖落,而是说说在她身上发生的一些日常小事,请自备好手帕,因为这是一个个悲伤的小故事【划掉】

2.

小秦有个秘密,她能看见语文小姐。别误会,不是看到语文书那种,而是一位会在你头上敲个栗子的活生生的大美人。
语文小姐很不喜欢被冷落的感觉,自从小秦升上初三后,她在众学科中大姐大的地位一下子就被古灵精怪的小化学夺走了。相比起小秦给化学起的名字,她更喜欢喊化学为小妖精。


“喂小妖精,你抢了姐的人了”

3.
语文小姐一向都认为自己是最受小秦疼爱的。她从小秦接触学习开始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从最简单易懂的汉语拼音到深不可测的文言文诗词,无一不是语文小姐最为骄傲的孩子。每次考试时她总会在小秦笔下流出最美丽的词句为枯燥乏闷的试卷带来一丝活力。她自认为自己便是小秦最得宠的学科,没办法,谁让她是小秦的母语呢?


4.
在小秦一脸花痴地背诵自家男神辛弃疾的诗句时,语文小姐正和平时一脸正经严肃的数学聊着八卦:什么英语妹妹最近又开始情绪低落怪小秦冷落她啦,什么物理先生现在至今没被小秦记住过啦,还有什么新来的化学十分惹她生气啦,诸如此类。本来就是理科女的数学听了语文小姐的话后迫不及待地打断她:

“你小子现在是吃化学的醋了?”

“才没有!你这个呆板乏味的学科,怎么可能懂的我们文字独有的魅力!”

呵,感情语文小姐还是个感性的小姐姐呢。数学闭上眼睛摆出一副我最帅的样子想到。

5.
小秦当然是知道语文小姐的变化的。从她一气之下就给小秦的语文答卷上跳了个90分的舞就知道了。这可是她们合作以来第二低的分数了呀。眼瞧着这爱闹脾气的语文小姐,小秦真心觉得自家的语文一定是世界上最特别的学科了,还带闹脾气的啊



6.
“我说,我最可爱最漂亮的语文小姐,”每次语文小姐生气了小秦都得捧着语文书一脸巴结地哄着,“这次你可玩大了啊,足足20分被你吃了啊。”“哼现在才想起我了?”语文小姐从书上跳下来叉着腰站在玻璃板制成的桌面上,“早些时候干嘛去了?不是天天围着那个小妖精转吗?”听到这里小秦内心是崩溃的。

哎,自家学科是傲娇,咋办,急求

7.
好不容易连哄带发誓地将语文小姐请到作业本上,化学可就不乐意了。这次她给小秦创造了最新记录的化学成绩,在拿到成绩单后小秦就答应今晚陪她一晚上的,怎么现在突然半路杀出个语文?她知道语文小姐一向不太待见她,明明自己只是新加入的学科嘛,为什么她老是针对我呢,怕不是喜欢我吧。化学坐在台灯上双腿在半空中晃呀晃,她盯着在作业本上尽情跳舞的语文小姐,心想着。

等着吧,看谁笑到最后。

“走这么快是想快点出去找伊布小姐吗”
“抱歉呢,你只能是我的”

病娇(?)女装娃娃拟人xGarry

我流拟人娃

娃娃是男孩子!!
男孩子!!
男孩子!!
重要的事说三遍

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老妹围绕着Ib来了个关于哲学♂的对话,一致认为Garry是个受
至于游戏里穿小裙子的娃娃为什么是个男孩子?那是因为没见过♀攻♂啊
当然,ABO设定下除外
可我那么单纯的人怎么会想到ABO呢?我保证我绝对没想到他们会开车什么的,对吧【不要脸】

听说有个结局是Garry黑了,那么病娇娃x黑Garry简直是绝配啊!!

正所谓,一对百合一对基,剩下一个是苦逼,我可没有在说是那些画中人小姐姐啊

意念艾特老妹,怕丢脸

“凹凸世界本来就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在这里玩朋友游戏不会觉得太多余吗”
“朋友就是朋友,不管在哪里,朋友依然是朋友”

就是突然来的脑洞吧……凯莉大佬在笼子里嘲讽金时我就想起暮暮了,拖了那么久才画【←懒癌晚期】

可以说金和暮暮非常的像了,可为什么要拉凯莉来呢,大概是有反衬的效果吧【深粉星星组??一个六芒星一个五角星,我大概是石乐志吧】

是海盗法则?还是骑士准则?

#黑安请注意
#酒后变性?
#标题废话系列



         “在哪呢,我的小宝贝?”


          听着这温柔又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雷狮暗自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妈的怎么会变成这样,本来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的方向发展的啊!

        这事还得今天早上说起。试问谁不知道这大赛里最喜欢互怼的就是安迷修和雷狮,不过说起他们之间真正关系也仅仅只有他们俩和海盗团里的几位知道。是啊,可能是打架打出感情来了,他们俩就这么好上了。大赛的各位可能想破脑子都不会想到,今天早上还在大厅里兵刃相见的两位会在半夜约出来一起在野外喝酒。雷狮本来只是想报复一下今早安迷修对他下的重手,那真的是入肉了啊,在安迷修的挥舞下,凝晶就这样带着寒气对着雷狮的右臂劈下。虽然事后检查没有伤及骨头,但凝晶的寒气对雷狮是手臂造成的伤害使他现在移动右手都会感到钻心的痛,就像整只手臂都被冻烂的感觉。得知自己一段时间都不能打架后的他,挥舞着左手对着安迷修的脑袋就是一巴掌。

        去你妈的骑士道,下手那么重,是不是想换个情侣啊!他心里骂着,那时的他不会真动杀心了吧,不是约好以后打架时不用全力吗。说好的骑士道呢?

        本来只是约他出来喝酒,想着喝醉他把他一个人丢在森林里让他自生自灭的;本来只是想小小报复一下他,谁知道现在却被他提着双剑追杀;本来以安迷修的酒量,几杯就会醉啊,为什么会喝多了就打人啊!雷狮表示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平时,跟他打上几个回合又何妨。不过现在的他,怎么能拿起雷神之锤?整只右手感觉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肉了,只要稍微碰一下就会感到钻心的痛,就连刚刚撸串时都是用的左手。左手抓锤,这他连想都没想过。

       没时间乱想了,那家伙就快来了,他甚至觉得已经能感受到凝晶的寒气。但那不可能,只是他上午留下对凝晶的恐惧罢了。

         “别躲了,我看到你了。”远处的声音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会将流焱夹在他脖子上一样。他想了想,只好撒腿跑进更深的树林里。他不敢大力挥舞双臂,一是右手还疼着那,二是怕在跑动过程中左手撞到树枝那就完蛋了,左右手都废了就等死吧。他还没那本事用意念操控雷神之锤。

        身后的声音似乎并不着急来抓他,任由他就这么跑进深林。他嘴角上扬着,就凭他的速度,能跑多远?这种狩猎带来的快乐,这种几乎能将猎物一刀毙命所带来的痛快,这种猎物在自己面前张皇失措地逃跑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是另一个只会口口声声坚持骑士道的那个人格无法带来的。

        不急,夜还很长。
        

        怎么办,雷狮开始后悔当初让卡米尔他们别跟来了。林子那
么大,如何那家伙愿意,随时可以将整片林子横扫一遍。大赛第五的实力可不是吹的。只恨自己为什么上午大意被凝晶所伤,现在的安迷修给他的感觉根本不是一位温柔善良的骑士,而是一个以杀戮为乐的魔鬼。魔鬼,呵,倒也挺配自己。他笑了笑,不过却很快反应过来,我他妈在想什么啊!我都快被他杀死了居然还在想这个,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该想办法跑路吗!

         “慌张地暴露自己的位置不是强者所为,原来口口声声称号别人为弱鸡的雷狮大人也不过只是一介莽夫吗。”话音刚落,一把无比熟悉的蓝刀架在雷狮脖子旁,眼前的人微笑着,说到,“找到你了,雷狮。”


       怎么会那么快!雷狮强忍着内心的慌张,强迫它不从眼神里露出来。难道他平时的骑士道不过是说说而已吗,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他吗?

        “想什么呢,在我面前还敢三心二意,看来你是准备好了啊。”他向前一步,用空余的左手挑起雷狮的下巴。没想到却被雷狮一掌打掉,“想什么,在想你什么时候会在众人面前露出你的真面目啊!呵,所谓骑士,难道只是表面一套背里一套的小人吗?”

        “我看你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了。”安迷修并不介意雷狮打掉他的手,反而笑着对他说,“骑士道不需要对恶党实行,再说,”他凑到雷狮耳边轻声地对他说道:

        “你还真以为我还是那个只会宣传骑士道的白痴安迷修吗?”

         听到这句话,雷狮浑身打了个震,就像被自己召唤的雷电从头到尾劈了一通一样。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早在他不知死活地带着海盗团去挑战嘉德罗斯却半道而退后就听说了,那个满头白发,浑身散发着黑光的金差一点就把鬼狐天冲来了个对穿。他当时也不怎么在意,即使这世上真有黑化也不关他事,他和金也没什么过节,要打也不是打他。

         安迷修这句话,无疑是在换一种方式宣告他的死亡。谁知道他下一步会怎么样,先别说自己现在连锤子都拿不动,就算在全盛状态下的他,又能面前这个魔鬼手下坚持多久?真不该单独约他出来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难道是今早打架时开始的吗?那他劈伤自己也是情有可原了。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就请你从这世上消失吧!”安迷修召唤出流焱。听说人死后视觉是最后消失的,雷狮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自己身体被劈成两半的样子,他说不怕那是假的,但他没有向安迷修求饶,这不是他雷狮的风格,宁死不屈,这才是他海盗的法则。

        意料中划破肉体的刺痛并没有感觉到,他睁开眼睛,看到安迷修流焱准确无误地对穿了安迷修腹部,“你他妈在干嘛?说好的杀我呢?”雷狮用左手板起安迷修的脸,发现他的祖母绿的眸子闪烁着泪光。

        “骑士…永远不会…对伤残者出手…即使是……恶党。”安迷修捂着腹部,有气无力地说到。

         “你疯了吗!”雷狮对他大吼着,“你以为你这样我会感激你吗?”
     
        “不用你感激…这是骑士…必须遵守的准则。”







↑↑↑↑↑↑吸安吸傻了的后果
我真的是安吹!!!